|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業績報告逐漸公布 2018年環保上市公司過得不算好 | 產業投資
2019-05-24 00:05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5月1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雜志

  記者 贠天一 編輯整理

  | 本文共 2,426 字 閱讀需 5 分鐘

  2018年,在融資未大幅增加的情況下,部分環保上市企業償還債務支付的現金明顯增加,籌資活動現金流凈額大幅下降甚至為負值。有環保上市企業流動性風險爆發,甚至發生了數起環保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變化的情況。

  4月10日,神霧節能發布公告稱,公司股票于4月11日停牌一天,12日復牌,復牌后實行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神霧節能”變為“ST節能”。2016年神霧節能借殼上市時被稱為A股業績和股價黑馬,受到市場追捧。然而從2017年受到關聯交易、經營現金流嚴重下滑等質疑開始,股價一路下跌,至今沒有走出資金?;睦Ь?。據了解,此次神霧節能實行其他風險警示的主要原因是該公司存在違反規定程序對外提供擔保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神霧節能不是唯一一只在資本市場坐“過山車”的股票。*ST凱迪、神霧環保、天翔環境、盛運環保、三聚環保、東方園林、蒙草生態、興源環境、鐵漢生態等股價跌幅均超過50%。

  環保上市公司遭遇資金緊張

  近期環保上市公司陸續發布2018年業績報告,環保企業過去一年過得好不好,是否如外界所言進入寒冬,答案正在逐步揭曉。截至3月31日,據不完全統計,已有13家環保上市公司發布了2018年度業績報告,其中5家環保上市公司凈利潤下降。

  去年5月,備受追捧的東方園林在發債上大大受挫,間接反映出了資本對于環保領域的轉涼態度。當時,東方園林原計劃兩個品種發行規模不超過10億元,最后,只募得5000萬元,其中一個債券產品無人問津。

  根據盛運環保去年12月7日的公告,公司共有63筆逾期債務,金額合計為33.24億元。今年1月5日,公司公告顯示,盛運環保及公司前董事長開曉勝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ST凱迪自2018年5月,出現第一筆債務違約到去年12月10日披露的數據,逾期債務共計93.84億元。最近一期經審計的公司凈資產為106.33億元,逾期債務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88.25%。

  2018年成為了環保上市公司調整“陣痛”的一年,資本市場對風險的反應也在這一年逐漸顯現。中國工業環保促進會副秘書長李小平認為,環保上市公司深陷債務泥潭,主要是由于大規模無序擴張、大量環保項目墊資以及對規則和規律的漠視。

  產業境遇與政策風向關系密切

  實際上,環保上市公司的賬面緊張、財務負擔加劇與此前利好政策時的高歌猛進不無關系。近期,碧水源發布業績快報稱,預計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17.10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14.9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64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45.66%。業績下滑的主因是國家政策調整(降杠桿及PPP項目清理)后,公司主動加強PPP項目的風險控制力度,影響了項目的工程實施進度和收入。財務成本也有所提升。

  光大證券研報顯示,2014年至2016年,環保公司杠桿率快速提升,2015年“水十條”出臺,2016年環保需求進一步釋放,疊加地方政府規范融資平臺,以PPP模式釋放基建類項目訂單增多,環保公司在資本金層面,通過結構化融資(即雙重加杠桿)的方式快速擴大拿單規模,進一步加重了債務負擔。

  這些,都為2018年“去杠桿”強化后的債務?;襝路?。

  2017年7月,財政部、住建部等4部委發文要求,政府參與的新建污水、垃圾處理項目全面實施PPP模式,有序推進存量項目轉型為PPP模式。一時間,大量PPP項目項目快速上馬,環保企業紛紛搶占市場。然而就在當年11月,財政部發布《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管理的通知》,這一文件的出臺被視為整個行業的轉折。通知過后大批PPP不規范的項目被清理出庫,到2018年10月,共清理退庫2428個項目、涉及投資額2.9萬億元,整改完善2005個項目、涉及投資額3.1萬億,約占管理庫項目規模的一半。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趙笠鈞說,此前環境產業基于政策驅動下的高歌猛進,偏離了其價值本質,成為環境產業之殤。

  行業面臨新一輪洗牌

  2018年,在融資未大幅增加的情況下,部分環保上市企業償還債務支付的現金明顯增加,籌資活動現金流凈額大幅下降甚至為負值。有環保上市企業流動性風險爆發,甚至發生了數起環保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變化的情況。

  2018年8月,*ST凱迪擬與中戰華信重組,三聚環保引入海淀國投。10月,天翔環境擬與四川鐵投深入合作,興源環境轉讓股份至中國煤炭地質總局。11月,神霧環?;竦媚喜姓慕諛芑繁2搗⒄夠鷸С?。12月,東方園林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將其持有的共計1.34273101億股(占總股本的5%)轉讓給盈潤匯民基金。

  趙笠鈞表示:“現在環境產業仍較分散,在這種格局下,行業必將面臨新一輪洗牌?!蔽蠢椿肪巢禱岢旁嚼叢澆】檔姆較蚍⒄?。趙笠鈞指出,走并購整合之路是環境產業大趨勢。一方面環境產業會加快并購整合、強強聯合;另一方面每個企業也會在創新上做出改善,進行一些不同的嘗試,會逐漸走向理性。

  需要關注的是,目前一些環保上市公司債務問題,并不是行業普遍問題,主要是其過分激進、負債率過高,且高度依賴回款所致。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吳舜澤說,不要把個別現象當成環保全行業現象,不要把國民經濟現階段共性問題,當作環保產業特征性問題。

  實際上,對于民營環保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今年已經有多項相關政策出臺。1月生態環境部、全國工商聯發布《關于支持服務民營企業綠色發展的意見》,推動民營企業綠色發展。2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著力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重點解決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不敢貸、不愿貸、不能貸”問題。2月25日,國務院要求將加大清理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力度、完善長效機制、防止邊清邊欠。3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了全國兩會后首個環境經濟措施:從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底,對從事污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這些對于資金緊張的環保上市公司均是利好。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百度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